FC2ブログ
二、三次元的開花小天地<( ̄︶ ̄)>
  • 1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2
| Login |
2010年06月28日 (月) | 編集 |
世足真是好東西,看完了昨天的英/格/蘭vs/國的比賽後,

馬上湧現靈感=w=

不過這篇非常短,而且除了米英外,還稍微寫了獨伊,另外偷渡一點點菊灣(爆)

好吧其實本篇也可以算是批踢踢小B版的應援文,

但我實在沒膽貼在小B版,所以還是乖乖放在自家裡吧^^bb

(版上寫的很好的人太多,也不差我啦XD)

總之,希望不會荼毒大家的眼睛啦~文章寫的還算很輕鬆(自己也不喜歡寫太沉重的文章^^"),

只不過我好像把路寫怪了,路不該是那樣的個性呀囧rz(阿西我都把義呆獎送給你了,請別怪我(跪))

注意:本文跟實際國家、歷史、軍事等毫無關係,純粹是APH虛擬二次創作,不瞭解者、不喜者勿入。

配對:BL向-米英、獨伊/一般向-菊灣(極微)。

說明:看完本篇後,批踢踢BL版最萌同人票選,請大家支持美/國&英/國!!!

要是可以的話也請支持/國&義/大/利吧^_<

(西/班/牙和南/義/大/利對我來講有點難寫,所以就交給其他人了XD)




「可惡為什麼輸了───」

6/27的世足16強賽,英/格/蘭以1:4的成績敗給/國,原本待在家看球賽的亞瑟,在比賽結束後依照慣例,前往住宿附近的酒吧飲酒澆怒氣。

「再來一杯!」趴在桌上,拿起眼前的酒杯想要繼續喝酒的亞瑟,發現酒杯裡已空無一物,對著站在吧台裡擦拭酒杯的老闆大喊。

「柯克蘭先生,您喝多了,還是趕快回去休息吧。」酒吧老闆見亞瑟已喝醉,好心勸阻,卻換來亞瑟的不滿。

「我說再來一杯就是再來一杯!」亞瑟此刻只想徹底用酒精麻痺自己,完全聽不進去酒吧老闆的話。

「柯克蘭先生…」原本想要再開口的酒吧老闆,發現亞瑟後面出現熟悉的人影,不再開口,安心的繼續擦拭他手裡的酒杯。

有瓊斯先生出馬,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喂喂,我說再來一杯,沒聽到嗎?」亞瑟遲遲等不到裝滿酒的酒杯,不滿的朝老闆大喊。

「亞瑟,你喝多了。快跟我回家吧。」

熟悉的聲音在亞瑟身旁響起。

「誰呀…」亞瑟轉頭一看,「是你呀阿爾。」

「還認的出我是誰代表你應該還沒完全喝醉,很好。」

因為有公事在身的關係所以無法陪亞瑟看球賽的阿爾弗雷,從別人口中得知英/格/蘭敗給/國後就趕緊來到這家亞瑟經常來的酒吧,亞瑟不管是贏球或是輸球,總是會來到這家酒吧喝酒。阿爾弗雷真不知道他該為可以掌握亞瑟的行蹤感到高興,還是該為不擅長喝酒的亞瑟總是喜歡用酒精麻醉自己感到生氣。

「你來幹嘛?」得知來人是阿爾弗雷,亞瑟把視線從阿爾弗雷的身上移回到眼前的酒杯。

「來把你帶回家呀,親愛的亞瑟。」雖然阿爾弗雷嘴巴說亞瑟還沒喝醉,但此時亞瑟的臉頰已經泛紅,雙眼還有些迷茫,儼然是喝醉酒的標準狀態,只差亞瑟還認的出人。

「…我不要回家。我要繼續在這裡喝酒。老闆,快點再給我一杯!」亞瑟繼續朝著不知何時站在吧台另一端招呼其他客人的酒吧老闆大喊。

「好啦亞瑟,回家吧!回到家後再陪你繼續喝酒,好嗎?」阿爾弗雷出聲勸阻,同時從亞瑟的手裡奪下酒杯,放置在桌上。

再讓亞瑟喝下去還得了,不勝酒力的亞瑟一定又會開始大吼大叫、亂發脾氣,這會讓他很頭疼的。

「我說不要回家你沒聽到嗎…你要幹嘛,阿爾??」話還沒說完的亞瑟,被阿爾弗雷從椅子上一把拉起,隨後阿爾弗雷以公主抱的方式把亞瑟抱在他懷裡。

「有話回家再說吧。」阿爾弗雷不理會懷中亞瑟的抗議,直接往門口走去。

「啊,老闆,錢先讓我欠著,下次再補給你。」突然想到甚麼似的,阿爾弗雷停下腳步,轉頭跟酒吧老闆如是說。

看到酒吧老闆笑著對自己比出OK的手勢,阿爾弗雷才放心的繼續展開自己的腳步,離開這家酒吧。

「放、放我下來!」亞瑟在阿爾弗雷的懷裡掙扎,無奈已經喝醉的亞瑟,根本使不出力氣從阿爾弗雷懷裡掙脫。

「亞瑟,你再不好好讓我抱著,我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吻你唷!」

阿爾弗雷的語氣裡夾雜些許的怒意。亞瑟不知道自己喝醉的樣子很迷人嗎?剛剛離開酒吧前,他看到酒吧裡有幾位色鬼對他懷裡的亞瑟露出不懷好意的表情,好在他即時趕到,若晚點到達不知亞瑟會不會被那些人上下其手。

因為還沒完全喝醉的關係,腦袋有一半還是清醒著的亞瑟,從阿爾弗雷方才說話的口氣中察覺到他些微的怒意,因此不再掙扎。

「阿爾,你生氣了…?」

「亞瑟,你也知道你自己酒力不好,不要常常喝酒,好嗎?特別是在公共場合裡。我真的很擔心你。」

亞瑟聽聞,抬頭仰望阿爾弗雷的臉龐。不像往常的不正經,此刻擔心之情全寫在阿爾弗雷的臉上,眼神中也流露著無盡的擔憂。

「…對不起。」亞瑟低頭。雖然亞瑟不是很清楚阿爾弗雷生氣的真正原由,但他真的很擔心自己。

「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亞瑟,我知道你是因為輸了比賽所以才想借酒發洩情緒,但是你可以打電話告知我,我願意陪你一起喝的。」雖然不喜歡亞瑟喝酒,但若是亞瑟只在他面前喝酒,他就可以接受。

好吧一切都只是因為他不想讓其他人看到亞瑟喝醉的模樣,他對亞瑟的占有慾太強烈了。

「嗯。」

「比賽的事等回家後再聽你抱怨,想繼續喝酒回家後再陪你喝,現在就乖乖的讓我抱回家,OK?」

亞瑟這次沒有回答,他伸出雙手環著阿爾弗雷的脖子,把臉埋在他懷裡,視為同意。

阿爾弗雷見狀,很滿意的點頭。

這句話他不敢跟亞瑟說,其實阿爾弗雷很慶幸亞瑟輸了比賽,這樣亞瑟就可以提早和他搭飛機回家,並且陪他一起慶祝美/國生日了,真好!




另一方面。

因為/國贏了英/格/蘭的關係,所以路維希跟自家隊友們在外頭大肆慶祝一番,直到早上才回到他下榻的旅館。

一打開房間的門,眼前的景象讓路維希目瞪口呆,原本的睡意也瞬間消散無蹤。

身上只穿著一件不合尺寸、大白襯衫且鈕釦只繫下面幾顆的菲利西亞諾跪坐在自己的床上,上半身的胸膛若隱若現,而下半身似乎只要稍微動一下就春光外洩,脖子上不知道為什麼還繫著鮮紅的蝴蝶結緞帶,看起來極為誘人。路維希吞了一口口水。

「Ve~路你回來啦!」菲利西亞諾開心的跟路維希揮手。

「菲利,你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酒精還未全退的關係,原本稍微火熱的身體,見到菲利西亞諾那一身打扮,讓他的身體更加火熱,下半身的慾望也隨之腫大。

「嗯,昨天晚上菊打電話給我,說路贏了比賽,要我今天早上穿成這樣在你的床上等你,菊說路看了會很開心,因此我就照辦了。」菲利西亞諾回想昨晚與菊的對話,雖然不知道是甚麼原因,但只要能讓路開心,他甚麼都願意做。

…本田幹的好!路維希在內心比個大大的YES。

「Ve~路,恭喜你打贏英/格/蘭唷!不好意思沒能幫你慶祝,也沒準備禮物給你。」菲利西亞諾感到些許的歉意。因為太趕的關係所以沒時間買禮物就來路這裡了,雖然菊說不用準備禮物也沒關係,但還是想送點東西給路哪!

「菲利,只要能看到你我就很開心了,禮物甚麼的我不需要。」因為你對我來說就是最棒的禮物了。

「真的?」

「真的。」

「那就好。」菲利西亞諾再度露出開心的表情。

路維希見狀,跟著微笑。謝謝你,本田!

而菲利西亞諾被路維希撲倒吃掉,則是在不久之後的事了。




本田家。

「菊,你看起來很高興,發生甚麼好事了?」來本田家找菊的灣娘,看到本田笑的合不攏嘴地迎接她,好奇的問。

「小灣,我們的新刊題材有著落了。」

「嗯?這是怎麼回事?」灣娘聽聞雙眼發亮。

「先進來吧!等一下慢慢說給妳聽。」

本田招呼灣娘進到家裡,約莫十幾分鐘後,本田的房間裡傳來兩人熱烈討論新刊題材,也就是路維希和菲利西亞諾的事。

路維希大概壓根兒也沒想到,菲利西亞諾並不僅僅是作為禮物這麼單純而已,而是本田為了新刊題材所想出來的劇本,也就是一切都在本田的掌握之中哪!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