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二、三次元的開花小天地<( ̄︶ ̄)>
  • 09«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11
| Login |
2010年07月25日 (日) | 編集 |
(標題好難想…囧rz)

因為米英在批踢踢小B版四強賽輸了,被刺激到的我突然想寫米英文,所以我就寫了\(〞︶〝*)/


其實也是因為昨晚睡前剛好有靈感,因此就…不寫白不寫XD

這次的米英文還是以日常為主(好像可以考慮寫個系列(不要自己挖坑跳!)),

傲嬌的眉毛我超愛的,有話直說的笨蛋阿米我也好喜歡,這兩人實在太相配啦(灑花)

文裡依舊偷渡一點菊灣,請別疑惑菊灣為何會出現在那個地方,他們也需要四處旅行、挖掘題材的呀(?)

嗯,老實說本人對於18禁的題材有些苦手,所以文章依舊清新無比(並沒有)

希望下次可以挑戰微H,我會努力的(握拳)(所以我這是在挖坑嗎?(擦汗))

注意:本文跟實際國家、歷史、軍事等毫無關係,純粹是APH虛擬二次創作,不瞭解者、不喜者勿入。

配對:BL向-米英。

說明:日常短篇文,傲嬌亞瑟有,笨蛋阿爾也有。



失策。

真是天大的失策!

身為HE☆RO的我,怎麼會發生這樣的失策呢?真是太大意了!

阿爾弗雷‧F‧瓊斯,現在正躺在醫院的個人病房裡,盯著天花板回想昨天發生的事,懊悔不已。

話說昨天,阿爾弗雷一如往常,正忙於工作之中,因為和部屬在走廊上邊走邊討論公事過於專注,殊不知自己正要走下樓梯,右腳踩空,硬生生的從樓梯翻滾下去。

不幸中的大幸是,還好只滾到樓梯間,僅有頭部因為受到衝撞而輕微腦震盪之外,其餘身體各部位奇蹟般的、一點內外傷都沒有,但卻必須得住院一個禮拜的時間,留院觀察。儘管阿爾弗雷跟醫生抗議,自己一點大礙都沒有,想要趕快回到工作崗位,但卻被醫生嚴制止,強迫一定要留下來住院觀察,竟然還威脅自己,到底是生命重要還是工作重要?有這麼誇張嗎只不過是撞到頭而已耶!!

阿爾弗雷嘆了一口好長的氣。現在工作上正處於忙碌時期,他哪有暇留在醫院做後續觀察?

不過…

阿爾弗雷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揚起。

不過…也因為這樣,才可以見到許久不見的亞瑟哪。

阿爾弗雷跟亞瑟雖然彼此是戀人,但因為各自都有工作在身外加身兼要職的關係,所以常忙到焦頭爛耳,一個月見面的次數用十根手指頭就可以數完。昨天他從樓梯翻滾下去的事也多虧機靈的部屬急速通報,而很快地傳進亞瑟的耳裡,亞瑟急忙放下自己手邊的工作,馬不停蹄地從倫敦趕往紐約探望他,阿爾弗雷以為亞瑟會笑他怎麼如此不小心,但意外的是,亞瑟一見到躺在病床上、頭頂還包著繃帶的他,眼淚馬上像瀑布般地宣洩不止,不知情的人若是看到這場景,還以為亞瑟才是受傷的人呢!害他花了好長時間安撫亞瑟的情緒,一而再、再而三的跟亞瑟拍胸腑保證他真的沒事,只是有輕微的腦震盪而已,休息一個禮拜便可出院,亞瑟才止住他的淚水,恢復他平時愛吐槽他的模樣。

好吧他其實很感謝上帝讓他遭遇突如其然的意外,不然他不知道何時才可以再見到亞瑟,至於工作…總是有辦法解決的,只好讓他那些部屬們辛苦點了。

正在思考如何把自身的工作分配給部屬的阿爾弗雷,突然被開門聲打斷思緒。

「阿爾,你醒來啦!」亞瑟‧柯克蘭提著一袋狀似裝滿食物的袋子,開門後輕輕地關上,走向阿爾弗雷。

阿爾弗雷見狀,按下床沿的色開關,病床頭緩緩地升起,約莫幾秒後停住,讓阿爾弗雷能坐躺在病床上。

「哪。」亞瑟把手中的袋子遞給阿爾弗雷,阿爾弗雷順手地接過。

「亞瑟,這是…?」阿爾弗雷雖然這麼問,但從袋子裡散發出的香氣,他看也不看便知道袋子裡裝的是何物。

「…是漢堡啦!你不是很愛吃漢堡嗎?所以我買了幾個給你吃…」亞瑟說到一半,臉頰突然泛紅,「我、我才不是特地為你買的唷!只不過是因為剛剛外出時正好經過速食店,想說在醫院裡吃不到漢堡,可憐你才買來給你吃的!…」

亞瑟慌忙地解釋,看在阿爾弗雷裡,內心升起一股暖意。

明明就是特地為我買的,還這麼說,依舊那麼不誠實呀亞瑟。

「…幹嘛盯著我笑?」正滔滔不絕解釋買漢堡行為的亞瑟,發現阿爾弗雷盯著自己猛笑,皺眉問道。

「亞瑟你真是不誠實,好可愛。」阿爾弗雷把手中的袋子放在床旁的小桌子上後,突然伸手拉住亞瑟的右手並拉往自己,亞瑟倏地跌落在阿爾弗雷的懷裡。

「什、什麼?」因為阿爾弗雷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動而尚未反應過來的亞瑟,回過神來時,人已經在阿爾弗雷的懷中。

「…阿、阿爾,你幹嘛突然抱住我?放、放開我啦!」亞瑟掙扎,想要從阿爾弗雷的手臂裡掙脫,但無奈亞瑟怎麼動,就是逃不出越抱越緊的阿爾弗雷的臂膀。

「亞瑟,我好想你,好久沒這樣抱你了。」阿爾弗雷緊緊抱住大概有半個月沒見面的亞瑟,亞瑟身上淡淡的芳香傳進阿爾弗雷的鼻裡,讓他好懷念、也很眷念。

聽聞阿爾弗雷這番話,亞瑟不再掙扎,靜靜地讓阿爾弗雷抱他。

見懷裡的戀人不再掙扎,阿爾弗雷低頭看自己懷裡的亞瑟,「亞瑟?」

「阿爾…」

「嗯?」

因為亞瑟把臉埋在阿爾弗雷的胸膛,所以阿爾弗雷看不到亞瑟此時的表情。

「你的胸膛何時變那麼廣了?」

亞瑟回想起阿爾弗雷小時候,為了哄常跟在他身邊打轉的小阿爾弗雷,亞瑟常常把他抱在自己的懷中,時而抱著他走動,時而抱著他坐在沙發上閱讀刊物,時而抱著他站在香氣逼人的花圃裡介紹他細心栽培的花朵。從什麼時候開始,立場對調,變成阿爾弗雷可以把他抱在懷裡了呢?

知道亞瑟在想些什麼的阿爾弗雷,沉靜幾秒鐘後,答:「…亞瑟,是因為我長大了。」

「因為我努力長大,才能把你整個人抱在我懷裡;因為我奮力鍛鍊自己、讓自己變強壯,才能保護你;因為我成為世界的HE☆RO、頂天立地的男人,所以…」

阿爾弗雷忽然不語,亞瑟把臉抬起,阿爾弗雷正用極溫柔的眼神注視他,隨後臉慢慢靠近,嘴唇吻住亞瑟微張的雙唇。

亞瑟沒有反抗,伸出雙手環住阿爾弗雷的後腦杓。兩人吻的難分難捨,彷彿時間靜止一般,有些諾大的病房裡傳來兩人舌頭互相交錯的口水聲。

不知過了多久的時間,似乎吻夠了,阿爾弗雷的嘴唇離開亞瑟因他的親吻而顯得通紅臃腫的雙唇。

「吶,亞瑟…」阿爾弗雷雙眼直視因為方才的接吻而有些昏沉沉的亞瑟臉龐,「我們…」

「嗯?」亞瑟因為方才的接吻時間太久造成腦袋有些缺氧,失神的應答。

「好久沒做愛了,來做吧。」阿爾弗雷正經八百地說道。

「嗯…蛤???」聽到關鍵字,亞瑟的腦袋瓜頓時清醒過來。

「我說,我們好久沒做愛了,來做愛吧!」阿爾弗雷臉不紅氣不喘地再次說道。

「你…有沒有搞錯呀!」亞瑟用力推開阿爾弗雷,「你以為這是哪裡呀!醫院的病房裡耶!是可以做那檔事的地方嗎?」亞瑟的臉頰倏地刷紅。

「可是…只要把門鎖上,並且在外頭貼上請勿打擾的字樣,就好啦!」

「你你你…不是那個問題啦!你可是還有傷在身的,笨蛋!!」亞瑟大叫,紳士風度蕩然消失殆盡。我怎麼會出那麼沒羞恥心的孩子?是我教育失敗嗎?

「只不過是輕微腦震盪而已,我下半身又沒事,可是精力旺盛呢!」阿爾弗雷嘟嘴。

「阿爾弗雷!你是被那紅酒笨蛋給傳染了嗎?不行就是不行,等你傷好了之後再盡情地做也不遲…啊。」亞瑟發現剛剛好像說出不該說的話,趕緊用雙手摀住嘴巴,但是來不及了。

阿爾弗雷當然沒漏聽剛剛亞瑟說的話,很開心地說:「亞瑟,所以等我傷好後就可以盡情做愛囉,是吧!」

「………」亞瑟不語。

禍從口出大概就是如此吧,亞瑟此刻恨不得馬上鑽個地洞躲進去。他剛剛怎麼會說那種話,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

見亞瑟已經滿臉通紅,阿爾弗雷傾身,再度伸出雙手把亞瑟抱在懷裡,他知道亞瑟不想讓任何人包括他自己看到這麼羞愧的模樣,這是他對他的溫柔。

「好啦亞瑟,這又沒有什麼好丟臉的,你難道不想跟我做愛嗎?我們很久沒做了耶。」

「…」亞瑟依舊不語。

阿爾弗雷嘆氣。這個情色大使,明明自己想做的要命,不然跟他一樣是工作狂的亞瑟,會特地放下手邊的工作,並且請長達兩個禮拜的假陪他嗎?他可是只要一個禮拜就可以出院的呢!

「好啦亞瑟,我會好好的待在病房裡靜養的,在我出院之前一定會安分守己,OK?」但接吻這件事除外。後面這句話阿爾弗雷沒說出口。

見亞瑟依舊沒有出聲的打算,阿爾弗雷轉移話題。

「啊~肚子也餓了,來吃你剛剛買的漢堡吧!還好亞瑟你沒有親手做司康給我吃,不然我可能會住院一個月呢!」

亞瑟一聽,剛剛的事馬上被拋到九霄雲外,亞瑟用力推開阿爾弗雷,不滿地說:「我的司康又沒那麼難吃,需要說成那樣嗎?」

「明明就很難吃呀。」阿爾弗雷低咕,從袋子裡拿出兩個漢堡,並把其中一個遞給微怒的亞瑟,「好啦亞瑟,我們一起吃吧!你肚子應該也餓了吧!都聽到你肚子咕嚕咕嚕的叫聲了。」

「…哼!」亞瑟雖然仍有些不,但還是接過阿爾弗雷給他的漢堡。他肚子也確實餓了沒錯,因為擔心阿爾弗雷的緣故,從昨天下飛機到現在為止都還沒進食。

「趕快吃趕快吃,我家的漢堡可是超~好吃的呢!」阿爾弗雷咬了一口漢堡,「不愧是HE☆RO我家的漢堡,真是太美味了!@#%$&…」

亞瑟見狀,忍不住搖了搖頭,「真是的,不要邊說邊吃嘛,這樣怎麼知道你在講什麼?」

阿爾弗雷跟亞瑟兩人,就這麼和樂融融的吃著漢堡,有一搭沒一搭的鬧著,殊不知他們從頭到尾的行為以及話語全看在病房外的人眼裡。




阿爾弗雷的病房外門口。

「吶,菊,我們是不是該走了?讓他們兩人好好獨處,不要打擾他們了。」灣娘一手抱住探望阿爾弗雷用的鮮花,一手牽著本田的手如是說。

「也是,反正也看夠他們的打情罵俏了,鮮花就請護士小姐幫忙轉交吧。」語畢,本田牽著灣娘的手走向護理站。

來探病意外地得到新刊題材,真是太幸運了。

本田此刻的心情雀躍無比。




*****

「─因為我成為世界的HE☆RO、頂天立地的男人,所以才能夠肆無忌憚的愛你…My Dear Arthur。」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